韩杨同学

清华,经管,人像摄影师,学生艺术团摄影队

身份远,记忆深

“睁开双眼做场梦,问你送我归家有何用。

虽知道,你的他,无言地向你尽忠,

望见你隐藏你戒指便沉重。”


——吴雨霏《吴哥窟》


0

今天到苏州,住在了观前的一家7天,离寒训时候住的那家汉庭50米左右。然而心情不一样了,身边的人和心里的事也不一样了。

晚上很有兴致地出去扫街,扫了一卷之后又回来拿D800和脚架。

直到凌晨一点多。


1

昨天上午有幸听到了一席话,让我浮想联翩。

对方应该算是因为有所成就而喜悦满足,这种自在的情感也算是令人愉悦。言谈内容毕竟经过岁月考验,有能借鉴参考之处。可是其他方面,还是有可以无则加勉之处的。

当我有一天肉体老去,我希望自己能有时间在一间不大的屋子里看一本自己没看过的书,能计划着自己尚未完成的事业。我希望那时候,自己尚不喜欢来自少辈的恭维,也不喜欢把自己的时间过度用于谆谆教导。

我希望那时候,我仍然相信世界有许多可能等着我,仍然不满于现状,也不在乎过耳风声。


2

偶像这种东西是脆弱的。

可是偶像破灭的时候,虔诚的信徒却往往仍然抱有一丝幻想,并因此而痛苦不堪。其实想想,问题来源多可归为以下两类:缺少信念,过多执念。

但我又相信自己是聪明的。

所以与某些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心底里就已经想到将来会可能发生什么不好的事情。可是却仍然抱有一丝幻想。然后执念于主观印象的后期修正,直到爆发的那一刻,才知道两个人原来本不是同路人。


3

有些时候,有些事上,自己真是执着地可怕。

今天又一次被证实了:我想拍什么,我就要拍什么。其实这对我也不那么重要,但我要去做你就是拦不住的。

在遇上某个人之前,自己脑海里曾经反复回响过林夕的那句词:

“或许这就是荣幸,

令今生不爱我的人,

子子孙孙流传着他与隐秘的我相爱的传闻。”

有时候自己该做的都做了,也没有必要想不开放不下。

毕竟凡事要往前看,过去有多少珍贵的牵连,都被今天这个节点所切断。

做好手头的事之后,想想未来才是正经事。


4

又想到了自己拍过的一些女生其中的一个。

有时候觉得我越了解这个人,创造出来属于她的影像就会越偏离你留给世界的印象。然后,在日常生活中,每每相遇就是遇见她为世人准备的精致的外套。

有时候看着片子里面的眼神光,也会不知道自己到底找没找对东西。如果自己是错的,那以后又该怎么办?


5

在暹粒的时候在酒吧遇到一个美国大叔,给我讲他来柬埔寨开店是一件多么有情怀有理想的事情。

看着他神采飞扬的样子,我也部分地为他高兴。

不过问题在于:

你为什么闲的没事把理想讲给我们听呢?


2015年7月30日于苏州观前酒店

有浅浅的饥饿感,明早早起去找小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