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杨同学

清华,经管,人像摄影师,学生艺术团摄影队

紫操海洋

-1

本来是想写篇随笔,但最后的部分似乎尚不宜公开,似乎只有你能看了。所以,就第一次建一个属于一个人的朋友圈权限吧。


0

未名湖是个海洋。

但是清华有操场啊,有好多操场呢。


1

第一次在紫操夜谈,是清华暑期学校的时候,也不知道5字班6字班的小朋友们还知不知道这个东西。

那时候,有幸和商阿姨一个班;那时候,商阿姨还是东师大附中一枚神奇的女学霸(直到暑期学校的最后我才知道原来商阿姨就是那个我爸老是用来鞭策我的那个“别人家的孩子”……)。

暑9班的孩子们围成一个圈,围着两只大海鸟和三个辅导员听故事。

想想真是好不应该,8字班的那个辅导员哥哥现在已经记不清名字了,只记得姓王,只记得是游泳健将,而且长得好帅。

还有零字班的达哥和艺瀚姐姐。

那时候,一字班刚结束高考。

而今,我电脑里存了几个G的一字班学长学姐们的毕业照。


2

后来有印象的紫操夜聊,就是三个多月前的事了。

天气刚刚暖和一些,那天是latio的生日吧。

影队的一帮人在桃李瓜分完达美乐披萨,我们几个觉得还需要一盘双杀作为今天的结束。那时候紫操还有点冷,谦哥还穿着那件紫色的棒球服,大姑还穿着那件据说特别毒的大黑外套。

一不小心,就双杀到了两点多。

本来都已经把女生送到了宿舍楼下,可是一帮人不知道哪里来的激情,又决定去C楼里面找个角落交流八卦。

两个小时前,latio刚刚拆开了两块木板,发现了里面某人的信。

我第一次在C楼使用微信支付买食物。

那是第一次,我们深入交流了有关“魔法师”的问题。


3

还有就是兔子棋了。

我深刻地理解了“吃了吐”是多么惨烈的一件事情。

何悦,文队,线线。

以及昊哥长久以来一直坚持的粉色兔子……


4

六一儿童节前夜,影队开展“迎六一纪念活动”。

大家一起老鹰捉小鸡以及贴人,南边三分之一操场坐着的情侣都被我们骚扰到了。想想也真是丧心病狂。

突然间想起了好多人,我该如何向你解释:那时我们还从未谋面,可是我却如此想见你。


5

考试周前的一个晚上,大家从C楼里面的三楼教室里出来,合一张影。

欢送会刚结束,有些人擦干了眼角的泪水,心底的泪水却不知道还有多少。

对着C楼黄色灯光下走黄6D的剪影,喊一句:“摄影队!招新!”

其实,是你们被大千世界招走了。

我们曾一起见证山河湖海,而今天你们要自己走了。


不过,很荣幸地建立了清华大学摄影队北美分部和香港分部等地下组织……


6

三周前,我一个人坐在紫操上。

想着发生过的不好的事情,却没想到即将发生的好的事情。

后半夜的紫操,到底是一个不适合入睡的地方。

我只能愣愣看着8号楼后亮起鱼肚白。


7

两天前,紫操。

突然间又好想见你。

本来没打算聊那么久,可是一不小心就从午夜到了四点多。

对不起啊,我真没想到你会觉得冷,实在是我考虑不周……


有些话就不能自已。

与一个第二次见面的人聊天,涌上心头的关键词却是:故地重游,久别重逢,相见恨晚。

心间弥漫着的是一种淡淡的情绪,让我好想停下言语,就静默地看着你。

我开始笑起来的时候把身体仰躺在草地上,然后坐起:因为我好想看你的眼睛,却又不敢看你的眼睛。


我不愿意承认什么一见钟情。

我只是突然很想牵你的手。


那一晚,我不在乎紫操上空的星星,不在乎明天是否有个好天气。

我只在乎你。


8

本来只想写点关于紫操的随笔,但还是不可救药的把前天有关你的事写进来了……放心,NS同学不用lofter的,我分享到朋友圈里的时候也会建一个只有你可见的权限。

虽然说好歹我也是拿过电子系微积分100线性代数99的人(嗯我就是想秀一下啦),但我还是不得不承认我的记忆是图像式的,虽然比不上sheldon那种4K的水平,但好歹也是1080p的吧。

所以说,遇到一个很珍视的人的时候,我会禁不住去通过你的描述构建关于你的过去的虚拟记忆,以及建造一个我一路上有你的未来。


小时候很喜欢郑伊健和郭富城演的《风云》,高中时候趁着学竞赛翘课,花了一周的时间把《风云》马荣成的原著漫画看掉了。里面为了情节需要,也有一些诗歌。诗多是打油诗,气势上磅礴有余而底气不足。


但有一句还记得很深:

“倚楼听风雨,淡看江湖路。”


9

嗯,早晨紫荆见。

咦,你好像告诉过我你住几单元。

那,我在你楼下等你。



2015年7月26日凌晨  于学生公寓30号楼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