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杨同学

清华,经管,人像摄影师,学生艺术团摄影队

却过长江是他乡

胡言乱语在前面

江南真是一个吃人的地方。

将来如果要讨老婆,一定不能找有定居江浙沪打算的。

冷,到疯狂。

第一部分:照片及说明

湿



这是到达南京第二天拍下的照片,这种潮湿寒冷的感觉,算是为我发烧埋下了伏笔。




南京入夜,同美食组游秦淮河,这是我在没带手机的情况下走丢之前拍的。




游过秦淮河,我不争气的走丢了。都是为了拍一个挎着5D3的小正太。此为贡院旁边一面墙。




秦淮河边小巷中,睡去的小贩。




回程找来的时候地铁站的途中,看到快餐厅内还在看书的小女孩。




回程地铁坐过了站,往回走的途中,遇到地下通道里的歌手,在唱beyond的《真的爱你》。




南京的一个商业街区,雨雪交杂。感到自己好像开始发烧了。这张是军哥帮忙拍的。




消火栓,是一种很有意思的东西。在寒训,还有后来的东南亚之行,一路上拍了好多消火栓。




到苏州,彻底发烧,第二天上午卧床休息,下午随风光组到平江路。偶遇倔狗一只。




平江路,一个角落。




晚上回宾馆,第二天继续发烧。来到乌镇,继续发烧。而且乌镇还疯狂的下起了雨,阴冷的雨。但还是决定出去逛逛。乌镇东栅,竹林道。




乌镇东栅,染布坊。躲雨片刻。




乌镇东栅,本想拍水滴,却偶然喜欢上这种撕裂画面的感觉。




阴冷潮湿已经让我无力进行疯狂的抓拍了,头晕脑胀眼中只剩下奇怪的线条勾勒的乌镇东栅。




乌镇西栅,让人想抱在怀里的温暖蒸汽。




体力闪烁红灯,见楼梯如见高山。




西栅主路的尽头是几家酒吧,之后是一片寂静的房子。谢谢你笑这一下。




不光是我,每天认真拍下来还是挺累人的。将归时,坐在亭子里等着大姑和任总的疼疼。




寒训在迷幻中结束。来到东南亚的前哨站珠海,春天的气息扑面而来。阴冷的苏杭仿佛成了上辈子的事情。海边,咒怨对一只干鱼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珠海和澳门的一天流了好多汗,发烧和头痛总算是消失了。

 

下一站,吴哥窟。

第二部分:感想


其实照片说明就有将近600字了,所以就说4句话总结一下自己的感想吧:

1,这次寒训以及之后的东南亚之行让自己进一步喜欢上了50定,也算是找到了自己喜欢的东西吧。

2,创作应该克服各种困难,包括身体不适,这次寒训算是尽力了,相信以后可能还会有更大的困难,加油。

3,相机带可以套在脖子上,但不可以把相机挂在脖子上,要时时刻刻手持,像个射手,等待或寻找着猎物的踪迹。

4,寒训的片子先修到这里吧,赶紧接着修之前两位张同学的片子,拖了好久啊,实在对不起……


写在最后的不知所以的话

在真正温暖的真正南方,我回想:其实这次低烧头痛缠身的寒训并不是什么遗憾。记得中学时候曾经疯狂地想江南姑娘是什么模样,如今才发现江南冬天竟然是如此的可怕。而似乎还是东北的美女更符合我的审美标准。记得曾经无比向往过苏轼写的那句“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如今发现自己喜欢的不过是一个有暖气的房间。

多走走看看,无非是想更清楚自己想要什么。

被玫瑰刺痛挺难受,但是雾里看花似乎更可怕一些。

还是想多见识见识。

接下来的东南亚,果然更加有意思。


 

评论

热度(3)